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主稿 >> 内容
非遗“上街” 精彩无限

    11月2日,一场大型民族民间艺术踩街展演将率先拉开2013年中国(张家港)长江文化艺术节的序幕。(张家港)长江流域民族民间艺术节到今年已是第五届,并启用踩街形式来呼应对“回归艺术本体”的期待。

   这种期待包含着几层意思:一是让艺术本身“说话”,二是让更多群众看到,三是让更多群众参与进来。2013年,沿江12省市15支优秀团队、韩国浦项表演团队以及我市各区镇11支队伍组成的27个方阵将参与到踩街展演中,参演项目大多是各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作。11月2日,你可以去这几个点观看演出:世纪广场、游泳馆前、市政府前以及文汇广场。

   非遗“上街”,精彩无限。本报将于今天开始推出两期踩街展演的“抢鲜看”报道,首期关注部分“外来的精彩”。

   江西“盾牌舞”:

   “不练盾牌舞,不是男子汉”

   10月18日下午2时许,记者致电采访江西省永新县文化馆馆长陈莉君,10余天后,她将带着永新盾牌舞表演队参加2013年长江文化艺术节。这将是永新盾牌舞第一次来到张家港。

   电话那头,陈莉君正在忙着当地一部微电影的拍摄——《徐霞客游永新》,盾牌舞也将出现在微电影中。

   盾牌舞源自永新龙原口镇南塘村,并在那里传承了三十代之久,迄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。“盾牌舞的创立来自于一个民间传说。”陈莉君告诉记者,相传300余年前,太平天国的一队起义军战败后流散到永新南塘村,被当地人收留照顾,为了答谢,起义军在离开前传授了南塘村人一套盾牌阵法和武艺,于是,这套阵法就在当地代代流传下来。“南塘村人甚至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:南塘村的男子不练盾牌舞的就不是男子汉。”所以,至今,南塘村的男子个个从小就会盾牌舞。而由本村青年人组成的盾牌舞表演队,曾先后出访过前苏联和朝鲜等国。盾牌舞还被列入中国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。

   完整的一套盾牌舞是集武术、舞蹈、音乐、杂耍、造型于一体的古典男子群舞,它由八个阵式的布阵和破阵组成,展示出的是中华民族的智慧和英勇不屈的民族气节。今天,盾牌舞所用的道具仍然坚持“动真格的”,表演者用锋利的真刀进行对抗,舞蹈中还加入了一些高难度动作,比如在一字阵中,一位舞者将踩着其他舞者的背部进行表演。整套盾牌舞表演大约需要6~8分钟,遗憾的是,因为踩街展演时间限制,市民们可能只能见到2~3个阵式的情景,无法看到全部8个阵式的全貌。

   上海“奉贤滚灯”:

   展示“力”的美

   五里不同风,十里不同俗,上海除了是个国际大都市外,丰富的传统文化遗产和传统习俗也在这里延续着它们的故事。本次长江文化艺术节,港城人民将会欣赏到由上海奉贤区柘林镇“滨海贤韵”滚灯艺术团带来的《奉贤滚灯》。

   奉贤滚灯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,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发展历史。 奉贤滚灯表演所用的“滚灯”分为大、中、小3种,外球均用12根竹片条扎制而成,内球由红布包裹麻绳或铅丝固定在外球体中心位置。最大的滚灯直径超1米,重约60斤,着实是展现“力”的表演。这项集舞蹈、杂技、体育为一体的传统民间艺术,来自民间,传承于民间,乡土气息浓郁,表演形态豪放洒脱,套路动作粗放中有细腻,动中有静,静中有动。传统大滚灯有白鹤生蛋、鲤鱼卷水草、蜘蛛放丝、和合兔子等高难度动作;中滚灯也有彩云拱月、嫦娥盘头、大雁伸腰等动作;小滚灯有小花、大小甩手、打花、双叉抛球、大刀花等动作,都表达了表演者欢庆喜悦的心情。

   据了解,“滨海贤韵”滚灯艺术团已经是第二次与港城人民见面了。“2006年艺术团第一次到张家港也是参加长江文化艺术节,参与踩街和文艺演出部分,老百姓都拍手叫好,很喜欢我们的节目。”艺术团的一名负责人介绍道。

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“滨海贤韵”滚灯艺术团这次将给大家带来最传统的滚灯表演,“近年来我们的滚灯表演一直在不断创新,在传统的技艺上添加现代元素,但我们这次决定带给张家港老百姓原汁原味的传统滚灯表演,让大家感受下传承700多年的文明。”该艺术团的一名负责人如是说。

   四川“朵乐荷”:

   彝族火把节上传承千年的歌舞

   此次来我市演出“朵乐荷”的是四川凉山彝族朵乐荷队。领队罗文娟首先向记者介绍了“朵乐荷”的释义。“朵乐荷是彝族火把节歌舞的总称,彝语称‘都火’”。

   每年农历6月24日左右,凉山彝族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火把节,火把节是彝族最重要的传统节日,具有全民参与性、内容综合性、鲜明的民族民间性、文化表现形态多样性等特点。

   四川凉山保留了原始性的彝族火把节,并已被国务院评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   据考证,朵乐荷在凉山已有上千年的历史。凉山彝族传说中的朵乐荷最早出现在狩猎时代,男人们打猎归来,围着火堆,妇女们跳舞相悦。这画面极似青海大通出土彩陶盆上的舞人图,那里正是彝族起源的古氐羌之地。圈舞被认为是原始艺术之一,朵乐荷的形式也印证着它的古老渊源。随着农耕时代的到来,朵乐荷圈舞伴随着彝人的喜庆活动,与节日相依相存而流传下来。后经若干年的演变而形成了舞者在一领唱领舞的带动下,一手持黄油布伞,一手牵着前面的荷包带或牵着头巾的两端或手拉手,形成一线串联的踏歌圈舞形式,简单而古朴。

   罗文娟介绍说,朵乐荷虽是歌舞的形式,但也是综合汇集彝民族文化情结、民族心理和民族精神的载体,是研究彝族文化、艺术、宗教和彝民族社会生活的活化石;在弘扬民族文化、促进民族团结、构建和谐社会方面起着重要作用。朵乐荷不但在凉山州内影响深远,而且作为独立的艺术形式,参加全国、省、州各种经济文化交流活动和文艺调演,获得过多次殊荣。

   贵州“锦鸡舞”:

   苗家人对七彩生活的向往

   贵州省群文学会秘书长周喀伦已经参加过3届长江文化艺术节,并带来了贵州苗族、侗族的少数民族风情表演。这一次,他又将带着贵州丹寨县民族文工团,把苗族芦笙舞“锦鸡舞”呈现在我市市民的面前。

   “锦鸡舞简单点说就是女演员们用舞姿模仿锦鸡的动作,这次表演锦鸡舞的25个演员,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。”周喀伦介绍说。

   锦鸡舞是苗族芦笙舞中别具一格的一种民间传统舞蹈,有人对锦鸡舞表演做过这样的现场描述:身着锦鸡服饰的苗族姑娘双脚按芦笙曲调的节奏变换出优美姿势,双手于两侧稍往外自然摇摆,加上头上的锦鸡银饰跃跃欲飞,银角冠一点一摇,腿边花带一飘一闪,裙脚边的“羽毛”银浪翻飞,翩翩曼舞。

   苗族姑娘的美丽服饰在锦鸡舞中也是一大亮点。姑娘们个个绾发高耸,头上插戴锦鸡银饰,上身开襟短绣衣,下身绣花百褶裙,裙前后各系一张长方形花围腰,后腰上面挂满各色手织花带,颈戴银项圈,手戴银手镯,脚穿翘尖绣花鞋,有的在脚腕系上小巧玲珑的银铃,打扮得就像美丽的锦鸡一样。

   苗族人为什么崇拜锦鸡?据介绍,这里也有一个民间传说。相传,在苗族人民迁徙进程中,是锦鸡帮助先祖们找到了最后定居的地方,也是锦鸡为先祖们带来了稻谷、小米的种子和创造欢乐的飞歌,所以锦鸡就成了他们的命运吉星。于是,苗族同胞在每年的盛大节日里举行隆重的吹笙跳月活动,敲击铜鼓,欢跳锦鸡舞,放牯子牛斗角,以纪念先祖和怀念锦鸡。而锦鸡羽毛那七彩的颜色也代表着苗家人对七彩生活的向往。